http://edujf.org

肉超级多的糙汉文,办公室淫荡秘书 很黄的小说片

办公室淫荡秘书 很黄的小说片段阅读

“好呀,我早就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!”叶芷琳兴奋得跳了起来,却再次被牵动了下面的创伤,那强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娇呼了一声,不过却又因此想起了被捅时的舒服,好想要又怕疼的她心中纠结起来,于是忍不住白了罪魁祸首的叶飞一眼。

为免叶芷琳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,柳亦茹强忍着笑意,将玉手伸到了叶飞的面前,叶飞自然知道妈妈要什么,将白天刚刚弄到的恢复丸给了她一颗。

“来,琳琳,把这个吃了,马上就能不疼了。”柳亦茹笑着把恢复丸递给了叶芷琳。

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,但是叶芷琳对于柳亦茹却似乎非常的信任,接过恢复丸后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吃了下去,片刻之后,惊喜得说道:“还真是不疼了呢!”说着,仿佛是想确认一下似的将小手放在那里按了按,让柳亦茹三女不由大汗不已,叶飞更是暗自苦笑,看来得让妈妈教她一些外面的事了,不然如果在外面也这样的话,自己岂不是吃了大亏?

其实这也是叶飞多虑了,叶芷琳根本一点都不傻,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动作,是因为她觉得柳亦茹她们和自己一样都是女人,而叶飞虽然是个男人,但毕竟是自己的小孙孙,而且之前他也用东西捅了自己了,现在这样根本没有什么。

不过叶飞并不知道的是,叶芷琳竟然已经在暗中打起了他手里的恢复丸的主意,她在想,如果他这东西多的话,自己一定要向他要一些来,到时候再让他捅捅自己,等舒服过后,再吃一颗,就不会疼了。

几人说话间走出了房间,来到外面,看到那个被割出一个大口子的石门,叶芷琳在得知它是怎么坏的以后不由又埋怨了叶飞几句,不过想到自己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,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,而且在叶飞答应她走之前把这里再封起来,并且以后有机会再带她来看看之后,又开心了起来。

“哇,好久没有在这里洗澡了,我要好好得泡一下。”来到外面的温泉山洞,叶芷琳开心得说道,她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没事泡在水里,现在一睡八百多年,自然是想重温一下那种感觉了。

不过在准备脱衣下水的时候,叶芷琳却又对叶飞说道:“小飞子,我们要洗澡了,你快点出去吧。”她虽然对于男女之防并不怎么清楚,但是却也知道不能和男人一起洗澡,这可以说是她的一个习惯,因为以前一家人住在这里的时候,她都是单独或者是和母亲一起的,从未和父亲以及哥哥一起洗过。

叶飞不由苦笑起来,自己这位小姑奶奶还真是难伺候,刚刚明明是她自己当着大家的面按那里的,一点也没有顾忌自己这个男人,现在却又怕自己看到她了。

不过叶飞也没有多说什么,很是老实得离开了这里,而且也没有在洞外停留,直接回到山谷里的帐蓬中睡觉去了,因为现在的妈妈已经基本上没有敌手了,再加上比她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叶芷琳,是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。

由于直到凌晨才睡,而且也没有什么事,叶飞这一觉直到临近中午才醒来,而且还是不自然醒的,而是因为听到了一个声音:“昨天那位女侠,还请现身一见!”

这声音虽然言词之中显得颇为客气,但是那语气却是嚣张之极,而且叶飞还能听出,这声音的主人就是昨天那个被妈妈一掌惊走的冲动道长,心中不禁大为奇怪,怎么这老道还好意思来?而且还敢以这种口气说话,难道他是找到了什么靠山不成?

快速得穿上了衣服,叶飞起身走出帐蓬,却见那老道正站在妈妈她们的帐蓬外面,一脸的气恼之色,想来是因为昨天在这里被众人赶走,所以也就认定了水柔她们也会在这里了。

在那老道的身边,站着的并不是他的徒弟,而是一个看上去大概五六十岁,相貌颇为丑陋的老尼姑,想来这应该就是老道的靠山了。

懒洋洋得走了过去,叶飞笑道:“我说老道,昨天还没有玩儿够吗?今天还想继续玩那种抢亲游戏?”

冲动老道这才注意到叶飞来到近前,看到他,眼里不由喷出了熊熊的怒火,现在他最为痛恨的人,无疑就是叶飞了,如果不是他昨天嘴贱,自己也不会冲动得主动出手,以至于败在他妈妈的掌下,以至于一世英名毁于一旦。

“小辈,看现在谁还为你撑腰!”此时见那个美得让他这个清修多年的道士都感觉有些目眩,而且武功也高得可怕的女人并没有在,冲动老道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?在大喝了一声后,挥掌就要向叶飞扑来。

“道长且慢。”那老尼姑却是一把拉住了冲动老道,她虽然对于叶飞能在自己没有发觉的况下微微有些惊讶,不过也没有多想,只是认为自己因为太注意那帐蓬里的反应,才会疏于防范的,所以并没有将这个少年人放在眼里,只是对冲动老道说道:“道长何必与这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,此次咱们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喜事,且莫要把喜事变成了丧事才好。”

本来看到那老尼姑阻止那牛鼻子,叶飞还感觉她不错,不过随后的话却是让叶飞恶心了起来,这老尼姑似乎比那老道还要阴险,表面上是不想和自己这样的少年人一般见识,保住了他们的面子,可是话里话外却是在隐隐得威胁自己。

“谁呀?这一大早的扰人清梦?”也许是因为听到了儿子的声音,柳亦茹终于从帐蓬里走了出来,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一脸笑意的叶芷琳,至于水颖和陈悠蓉,却是没有出来。

看到柳亦茹,原本站在老尼姑前面的冲动老道下意识得退了两步,直到和那老尼姑并肩,才松了一口气,却是将叶芷琳引得格格娇笑起来:“亦茹姐姐,这老道好像很怕你呀。”

柳亦茹微微一笑,问道:“道长,不知还有什么赐教?”心中却是暗叹不已,这世上怎么就这么多不知死的人呢?自己为了不让儿子多造杀孽,昨天已经出手将这老道吓跑了,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还敢来。

“不知水柔宫主还有那江怡彤何在?”冲动老道沉声问道,他今天来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那个俗家弟子,因此虽然坚信身边的老尼姑不会输于柳亦茹,但仍是不想弄得两方兵戎相见,至于刚才为什么叫先叫柳亦茹,那是因为他心里已经把柳亦茹当成了水月宫的后台。

“她们呀……”柳亦茹美目一转,忽然指向老道的身后,说道:“这不是来了吗?”

冲动老道和那老尼姑急忙转过头去,果然看到

办公室淫荡秘书 很黄的小说片段阅读
护花野蛮人瘦不了_第四百零四章 霸道的老尼_(图文无关)办公室淫荡秘书 很黄的小说片段阅读

第二百二十六章春情撩动

李大壮没想到的是,这次跟周艳红见面,竟然还会遇见之前一直‘纠缠’自己的女人季清雪。

这个女人怎么会跟艳红在一起呢?这是李大壮心中的疑惑,见两人关系很是亲密,心中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叫来试探自己的?

当然,这只是李大壮心中的猜测而已,并不知道准确与否。

不过,这个时候并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李大壮摸了摸鼻子,一脸笑意的走上前去,出现在两个女人的面前。

不得不说,季清雪以及周艳红是两种不同的美。

季清雪的美中夹杂着一丝让人不敢走近的味道,是那种只可远观,而不敢亲近的女人。

至于周艳红,倒是十分的随和,整个人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。

这两个女人走在一起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“大壮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好姐妹,叫做季清雪。”周艳红含笑着说道,分别给双方介绍了起来。

“我知道,季小姐早就已经认识了。”李大壮不咸不淡的说道,当听到周艳红这话的时候,不由得眉头轻挑,目光放在季清雪的身上。

“是啊,李医生我之前也见过了,但没想到的是,艳红你竟然认识李医生,这世界上的事情,还真是巧啊。”季清雪含笑着说道,美眸在李大壮身上扫来扫去,看的李大壮心里有些怪怪的。

这个女人,为什么会给自己这种感觉呢?是自己太敏感了,还是,对方真的有着什么阴谋?

心中胡思乱想了一番,李大壮将视线放在周艳红的身上,沉吟片刻,这才问道:“艳红,你这次找我来,,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呢?”

说话间,李大壮将视线放在季清雪的身上,有些抗拒的模样。

“呵呵,艳红,李医生,我现在还有点事情,就先离开了,你们有什么事情的话,就先去忙吧。”季清雪很是知趣的说道,简单跟周艳红交代了几句之后,迅速开车离开了这里。

看着季清雪离去的背影,李大壮正打算开口,此时,一旁的周艳红打趣地问道:“你这个家伙,该不会是对我的好姐妹有兴趣了吧?要不要我介绍给你呢?”

“别开玩笑了。”李大壮翻了翻白眼说道,收回视线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对了,你跟季小姐认识多久了?这个人怎么样啊?”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难道要我介绍给你啊?可惜的是,人家对你这个小屁孩不感兴趣啊。”周艳红酸酸地说道,狠狠瞪了李大壮一眼。

知道周艳红误会了,李大壮也只能直翻白眼,知道一时间问地方太多的问题周艳红会反感,因此,并没有过多问这个问题。

话锋一转,李大壮开口问道:“对了,你怎么叫我来这个地方啊?你都不知道,我找你可找了很久啊。”

“抱歉啦,刚才在路上遇见清雪,所以,我们就来这家面馆吃了碗面,来缅怀一下高中的生活啊。”周艳红笑呵呵的说道,没再多说什么,指了指不远处的车子,“先上车,我带你去个地方吧。”

“好。”李大壮点了点头,跟着周艳红就上了车子。

很快的,车子停在了周艳红所居住的小区,李大壮跟着周艳红下了车,对着周艳红的住所走了进去。

“你带我来你家干什么呢?”李大壮疑惑的问道,见周艳红脸上的异样神色,好奇地问道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想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周艳红一脸神秘的说道,让李大壮在沙发上等待着自己,然后转身,对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,当她出来的时候,手上拿着一叠厚厚的照片。

“这是什么?”看着放在面前茶几上的照片,李大壮好奇地问道。

“你看了就知道了。”周艳红并没回答,而是指着那些照片开口道。

见对方不再多说什么,李大壮也没多问,开始看着上面的照片。

认真的翻看着每一张照片,李大壮微微抬起头,问道:“这是?我爸妈?”

“没错,你说对了。”周艳红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是他们让我转交给你的,他们还说,很希望跟你见一面,还说让你尽快回到他们的身边。”

“这件事情我还需要考虑考虑,放心,我肯定会跟他们见面的,而且,我想时间不会很长。”李大壮淡淡的说道,低下了头,双眼微微泛红,很显然,看着自己小时候跟自己父母的照片,心中的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或许,这就叫做血脉相连吧。

微微感慨了一番,李大壮沉吟片刻,问道:“可不可以让我带走这些照片呢?”

“这本来就是你的。”周艳红点头道,突然一屁股坐在李大壮的身上,一脸酸意的问道:“现在该说说刚才那件事情了吧?”

“什么事?”李大壮心生疑惑,这个女人的思维跳跃的太快了吧?

“能有什么事?当然是关于我好姐妹季清雪的事情了,说,你对她是不是很感兴趣?”周艳红瞪大了眼睛盯着李大壮问道。

“怎么可能呢?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啊,怎么,你有什么意见吗?你不会是吃醋了吧?”李大壮故作惊讶的问道。

“你说呢?在我的面前老是问别的女人,虽然那个女人是我的好姐妹但我也不允许你问啊。”周艳红醋意连连的说道。

“我真的只是随便问问而已。”李大壮嘴角抽了抽,不得不说,这女人的联想能力还真是强啊,自己只是随便问问,她就能想这么多。

“哼,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,但我那好姐妹,可是对你很感兴趣啊,还说打算约你出来吃饭,你这个家伙,也不知道有着什么迷人的魅力,竟然会让我那好姐妹都对你感兴趣。”周艳红嘟囔着小嘴,满脸的郁闷之色。

“季小姐向你打听我的事情?”李大壮眉头微皱,但仅仅只是刹那便是消失,这番举动倒是引起了周艳红的主意。

“怎么了?向我打听你的事情,难道不可以吗?”周艳红好奇地问道,对李大壮的表现有些不解。

“别人这样打听,我觉得可以,但是,要是你那好姐妹的话,我就觉得有点值得怀疑了。”李大壮沉声说道,满目的怪异神色,沉吟片刻,这才将季清雪的一些异样说了出来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